亚游手机客户端

六月前半月的13首诗

发稿时间:2017-12-17 21:36 来源:亚游手机客户端 【 字体:

六月前半月的13首诗 儿童节 我6岁上学会了写“打倒” 还学会了“炮打”“火烧”“踩上一只脚” 几乎是同时学会了“万岁” 一点没有觉得脏,没有觉得污秽 1969年,中共召开八届十二中全会 在“学公报”的那天晚上我第一次见鬼 被民兵连长用三叶枪轰到, 他嘤嘤地哭泣,发出狐狸一样的尖叫 夺命也就是夺权,夺路 一伙读“语录”的人把另一伙读“语录”的人痛批得体无完肤 有时候狐狸病了就需要蚂蚁们大把吃药 一群水鸭子炸窝,因为不认识天鹅就冲着月亮嘎嘎大叫 它们究竟叫了什么与不叫什么已经不重要 现在的问题是既然它们已经叫了,就不能轻易被一笔勾销 2017年6月1日 随手 我随手脱下的衣服并没有与我告别 它们带着我的体温,有一点像我刚刚写下的诗歌 我随手脱下的内衣像我住过的厢房 它对整座深宅大院有自己一整套颠覆性的想象 我刚刚把它们脱下,兜里的钥匙与火机 我记得清清楚楚,在炕沿下的一把驳壳枪 没有人擦拭,但它有自己的秘密,小九九 窝在心里的那些对子弹以及可能弹出的火焰的形形色色的想象 可能撂倒的一个人,扑灭的一场宫廷政变 或者仅仅是留在宫墙上的一个饱含委屈的弹孔 是谁随手把它刻在墙上,划在我们脸上 在我伤痕累累的脸与童话般的脸之间,已经根除再次撕破的可能性 我随手脱下的脏衣服,像我乘过的飞机与游艇 它和我都有洁癖,为了身后的乘客我要把我正要离开的座位擦得干干净净 2017年6月2日 过去与过去 在六月的第一个星期天,因为雾霾,天已经没有深蓝 颜色之外,又一代人的头发在变白,果树开花,麦子抽穗,它们都已经无法返回 自然,寂静的大地,流水漂白我的红背心 它的汗味儿,血味儿,苹果与麦穗的青味儿,倾诉一个时代的痛苦 黄河故道的蒿草蓬勃葳蕤,太高或太低,参差不齐 我准确地感到我需要一个准星,给生活定位 光找光的边沿,水钻水的洞穴 最密集的树林,也不能挡住风的通过 风过去会干什么(在起风之前,我的船舶没有方向,大海的罗盘却非常精确) 风过去在干什么(在广场被清洗干净之前,我的影子是另一些人的同伙)